Site Overlay

网剧站在十字路口,涉案网剧何去何从

近日,广电总局正式颁发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建设扶持项目,相比于广电之前对于网剧的剪剪剪,这次怎么一反常态转而扶持呢?从名单上来看,青春类、正能量主旋律剧拔得头筹,这似乎也给市场释放了信号,严守道德底线的网剧,才会赢得官方的青睐。

图片 1

整个十一假期,《湄公河行动》热度一路飙升,今日票房已达到7.71亿元。在感受到奔窜的男性荷尔蒙的同时,人们也惊讶于主旋律电影竟能拍得如此大片如此燃。

网剧市场乱象:重走电视剧产能过剩的老路

网易娱乐专稿10月25日报道
近日,不少网友发现被称为“2016年第一热度网剧”的《余罪》已经在播出平台悄然下架。此前,该剧已获得总计40亿的点击,引发全民热议,张一山也凭借该剧成功翻身,算是近年来网剧中为数不多的口碑剧。除《余罪》之外,一并被下架的还有《灭罪师》《暗黑者2》等多部网剧,加上年初被下架整改的《心理罪》《灵魂摆渡2》《盗墓笔记》《暗黑者》《无心法师》等,以及还没播出就被举报,导致延期上线的《十宗罪》,犯罪悬疑类网剧呈现出一副集体扑街的架势。

但是,相比之下,涉案网剧就没有这么好命了。最近,张一山的翻身之作《余罪》悄没声儿地就失踪了,没来得及看的正在全网找资源,已经看过的后悔当时没下载,等着看第三季的在担心后续内容会不会受影响,总之追剧群众也是操碎了心。

当下,网剧市场诸侯争霸,各类资本竞相涌入,据《2016网络自制剧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2016年网络自制剧年产量预计将达到2079集,如果加上往年存货,整体市场规模突破5000集,比网剧萌芽的2009年增长近250倍。网剧市场野蛮生长状态初显。这块巨大的蛋糕,谁不想分一杯羹呢?据了解,目前包括华谊兄弟、乐视影业、光线传媒等在内的传统电视剧制作公司均已涉足网剧的制作或投资。

而被下架的原因,业内认为,仍然是不符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于网剧内容的规定,“涉及血腥暴力、色情粗俗、封建迷信等”。

这是广电总局自2016年年初要求下线整改《太子妃升职记》等一批热播网剧后又一次对网络自制剧开刀。除了《余罪》之外,一并被下架的还有《灭罪师》《暗黑者2》等多部网剧,加上年初被下架整改的《心理罪》《灵魂摆渡2》《盗墓笔记》《暗黑者》《无心法师》等,以及还没播出就被举报,导致延期上线的《十宗罪》,悬疑类网剧俨然呈现出一副集体扑街的架势。

网剧市场若保持目前产量增速不变,2016年网剧市场总体规模将达到116743分钟。假设受众平均每天观看2小时网剧,目前网剧的市场容量仅为43800分钟,这意味着网络自制剧市场已饱和。2014年被称为网剧自制元年,刚进入蓝海遨游不久的网剧,就被资本进入哄抢,导致网剧也走上了电视剧过剩的老路。

作为网剧当中最受欢迎的题材之一,“刑侦悬疑剧怎么拍才既安全又好看?”这一问题又被摆上台面。对此,《灭罪师》导演杨苗表示,犯罪悬疑剧并不是要做擦边球的效果,而是通过智力较量,和观众一起烧脑。“尊重相应法律政策就可以,领导也不会故意为难创作者。至于怎么拍,还是那句话,拍好看为主。”

被要求下架的网剧,运气好的可以整改再审后重新上线,运气不好的就是永久停播。但即便这些被下架的网剧大部分在整改后又重新回归各大网络平台,但对于剧迷来说,删减版三个字向来是最让人深恶痛绝的。

虽然网剧市场规模不断增大,但观众可选择的网剧类型范围却在缩小。目前各视频网站的自制剧多以喜剧/搞笑、都市/时装、爱情/言情、剧情四类为主,占据58.06%的市场份额。什么样的题材抢手,市场就会一哄而上,以最近来看,罪案悬疑类题材成了香饽饽,前后脚开播的《法医秦明》《如果蜗牛有爱情》《美人为馅》等,都将镜头对准了一线干警,同类题材扎堆。

网剧口子越收越紧 刑侦悬疑剧成“重灾区”

2016年犯罪悬疑剧扎堆爆发,五大平台纷纷涉足风头正盛?

部分网剧回炉,广电总局给网剧立标杆

《余罪》《灭罪师》《暗黑者2》成为今年第二批被集中下架网剧。

要说2016年话题关注度最高的网剧莫过于由爱奇艺联合新丽传媒、天神娱乐共同出品并由爱奇艺全网独播的犯罪题材影视剧《余罪》,自5月23日上线以来网站点击量超过30亿,该剧是继《盗墓笔记》、《太子妃升职记》后又一部突破播放量突破30亿的超级网剧。

网剧精品与糟粕共存,品质参差不齐,部分作品过度娱乐化,成为网剧备受争议的原因之一。《无心法师》《盗墓笔记》《上瘾》等热播网剧在相关平台或优化处理再上线,或彻底下架,《余罪》《灭罪师》《暗黑者2》等涉案题材成为第二批下架整改网剧。下架意味着发行周期和盈利周期结束,投资方、广告商都将面临损失。

今年热门网剧《余罪》改编自常书欣的同名小说,讲述警校学生余罪成为卧底的“无间道”式故事。这部以痞子卧底为主线,游走在边缘地带的警匪剧,带着几分热血,也不乏一些“污场景”。比如在夜总会被包养、学叫等情节,一度在网络上疯传。男主角张一山也因其出色的演技被观众赞赏,继《家有儿女》“刘星”一角后,迎来了事业上第二春。

从各大视频网站今年网剧发布的情况不难发现,犯罪题材网剧在2016年可谓是迎来了爆发的一年;其实早在2015年罪案剧就已经在网剧市场上显露头角,腾讯视频在2015年率先推出《暗黑者》系列;爱奇艺则全网独播了大IP《心理罪》,平台播放量高达7亿,一时之间罪案题材网剧广受关注;2016年爱奇艺强势推出了点击量破亿的超级网剧《余罪》以及《灭罪师》,优酷推出的《十宗罪》网络点击量同样破亿。

网剧的先播后审给早期的网剧市场带来了便利,迎合了观众的重口味、猎奇心理,但无底线、打擦边球的作品层出不穷,同时也给广电的监管层面带来了难题,因此也就不难看出广电为何要收紧政策,严把道德底线了。

而《灭罪师》讲述了香港警察学院毕业的侦探唐朔的韩国女友在首尔被杀,为了查出真相,唐朔在刑警申俊贤的配合下侦破了一起连环密室杀人案,抓到了杀害女友的凶手。然而,唐朔却认为该凶手的智力不足以设计出这些密室杀人手法,为了抓住幕后黑手,他在女记者王安琪和留学生周浩辰的帮助下留在了首尔。而后,唐朔通过缜密的逻辑推理侦破了一桩桩密室杀人案,终于发现真正的凶手。

下半年10月13日将在搜狐播出的《法医秦明》更是未播先火,吸引了一大票粉丝的关注度;《心理罪2》今年7月份也已经开拍,届时将会在乐视全网独播;粉丝关注度超高的《余罪》第三季目前也正在筹备中。五大视频网站巨头纷纷涉足罪案剧市场,使得此类型片市场一片火热,发展势头更盛,市场关注度达到空前暴涨。

近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网剧的管理一反剪刀手,正式颁发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建设扶持项目,获得补助的包括《最好的我们》《午夜计程车第二季》《他来了,请闭眼》《会痛的十七岁》《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等作品。

《暗黑者II》改编自周浩晖的《死亡通知单II:宿命》,讲述了一群性格各异但心怀正义的警察组成的专案组与神秘暗黑者斗智斗勇的故事。

悬疑类网剧的春天刚来,这就要入冬了?

网剧如日中天VS传统电视剧江河日下

这三部网剧下线,是继今年年初《太子妃升职记》《心理罪》《盗墓笔记》《暗黑者1》《灵魂摆渡2》等六大网剧被广电总局下令整改下架后,第二波被勒令下架整改的网剧。

网络剧的崛起,也不过就是近几年的事。从2012年大鹏的《屌丝男士》之后,每年都不乏好口碑的作品出现,2014年之后,网剧的数量更是直线增长,佳作频出,制作的精良度丝毫不输电视剧。

一剧两星政策的施行和异军突起的网剧使得传统电视剧日益步履维艰。2015年《无心法师》《心理罪》等网剧播放量均突破10亿,而《太子妃升职记》下架前点击量突破20亿,华策制作的网剧《我的奇妙男友》海外播放量赶超《太阳的后裔》,而爱奇艺投资的网剧《余罪》两季播放量已达24亿次,这些网剧创下现象级收视狂潮,大批量传统影视制作团队也逐渐从传统电视剧转向网剧制作。例如侯鸿亮的金牌团队制作的网剧《他来了,请闭眼》,成为网剧反向输出到一线卫视的前例。

年初的力度较大的整治中,悬疑、灵异、探秘题材剧都是下架的“重灾区”,除《太子妃升职记》外,其他几部遭下架的网络剧都在此范围之内。而从此次下架需要调整的网剧类型来看,也均为悬疑推理、犯罪刑侦类题材。

在网络剧的大军中,悬疑类题材又是其中走势汹猛的一支,也是良心剧的多产区。《余罪》在豆瓣上的评分是8.2分,《无心法师》8.3分,《暗黑者》8.0分,《灵魂摆渡》8.1分,《心理罪》7.6分

与网剧的如日中天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传统电视剧收视率下跌,大卫视可以豪气地一掷千金,买断版权,没钱的二三线卫视只能抱团取暖,最后梯队的地级电视台只能二三轮播放,传统电视剧在资本造就的怪圈里想要翻盘,难于上青天!

虽然主管部门尚未发声,但这一波下架调整,无疑与年初如出一辙,主要是因为剧集内容不符合广电总局对于网剧内容上的规定。据悉当时下架的原因为,“涉及血腥暴力、色情粗俗、封建迷信等”而被举报。

在国产剧遍地雷区,网友恨不得打负分的背景下,悬疑类网络剧的口碑和点击量都排在前列,也推动了内容付费模式的发展和成熟。比起电视剧,网剧环境的相对宽松,也给这个市场带来了更多的自由与活力,资本、人才和广告的大量涌入,让网络剧产业的发展前景看上去一片大好。

站在十字路口,网剧该怎么玩?

由此,不少业内人士分析,审查政策必然会越收越紧,而犯罪悬疑类网剧由于题材使然又特别容易触及“红线”,尽管制作方已经有了审查的自觉性,比如《盗墓笔记》已经“把文物上交给国家”,《灭罪师》、《暗黑者》谢绝血腥暴力,《余罪》里所谓的“重头床戏”也丝毫没有裸露镜头,却依然无法避免被下架的命运,这让业内担忧,刚火的犯罪悬疑剧难道要提前入冬了吗?

但大家都明白,审查政策必然会越收越紧,而悬疑类网剧由于题材使然又特别容易触及红线,尽管制作方已经有了审查的自觉性,比如《盗墓笔记》变成了护宝笔记,《暗黑者》谢绝血腥暴力,《余罪》里所谓的重头床戏也丝毫没有裸露镜头,却依然无法避免被下架的命运,让网剧行业生出几丝寒冬的气息。

随着网剧不断发展,在制作、盈利模式、合作互动等方面都将有更多玩法,行业也将更高级。但不管怎么玩,不管在哪播,内容还是关键所在。而观众觉得好看的剧集也无非还是那几个条件:制作精良,智商在线,演技走心,寓教于乐等等。

《灭罪师》犯案过程太详细 “余罪”不像警察

对于《余罪》的下架,播出平台爱奇艺官方回应称:由于将对内容进行修改调整,爱奇艺网络剧《余罪》现暂时下线,后续上线时间另行通知。另有消息称,《余罪》第三季已经低调开拍,男主依然是张一山。

网剧行业被资本炒热,步子迈得太大,不妨慢下步子,慢工出细活,用高品质的作品去迎接行业洗牌,胜算岂不是更大!并且随着行业监管的力度加强,那些格调不高,低俗、媚俗,甚至在色情、暴力、封建迷信等方面打擦边球的投机取巧者将进一步失去生存空间,取而代之的会是诚意满满,内容与口碑齐飞的作品。

导演杨苗透露,《灭罪师》被下架的原因是过分详细展现凶手犯案过程。

但对于制作方来说,下架事件的影响显而易见,第三季内容的改编难度也增大,让人不免为第三季的内容质量捏一把汗。

另外,网剧要升级题材和类型,并且提高文化内涵和品位。一哄而上是影视行业的通病,网剧也不例外,爆款一出,一大批效仿者闻风而动,作品高度同质化,这就很难责怪观众口味刁钻了。就拿此次广电扶持的网剧项目来看,都是充满青春正能量的优质作品。所以网剧应在价值品味、文化担当方面也下点工夫。

“其他的片子我不了解。关于《灭罪师》,主要原因是我们过分详细地展现了凶手犯案的过程。”《灭罪师》导演杨苗告诉网易娱乐,《灭罪师》于今年7月才上线,不到三个月便被迎头泼冷水,但杨苗的热情并没有被浇灭。

越火越禁?悬疑类网剧的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我尊重相应的法律法规,其实也在创作中有所避免,不去过度展现血腥暴力。下架不下架并不影响我的创作热情。”杨苗一方面保持乐观,但也觉得委屈。《灭罪师》作为本格推理剧,“最注重的就是杀人诡计的呈现。而且其实这种杀人诡计只会在理论层面合理有效,但现实生活中完全不可能。”对于广电总局担忧引起犯罪嫌疑人模仿剧中的杀人诡计,杨苗认为并不用杞人忧天。

在传统电视剧市场,爱情、喜剧、家庭类电视剧长期霸占黄金档,悬疑剧的产量则相对较低。而电视剧领域的稀缺内容,正好是网络剧题材的首选。

《余罪》中张一山扮演的贱痞警察,与以往影视剧中的警察形象大相径庭。

一方面,网络剧的受众比传统电视剧的受众偏年轻化,悬疑惊悚、推理探秘类的作品一般节奏紧张、剧情烧脑,加上网络剧特有的花式卖萌耍贱,这样的形式比较受年轻受众青睐;另一方面,悬疑类网剧大多改编自热门小说,优质IP本身就自带大量粉丝和较高的话题度,因此悬疑类网剧火起来的概率非常高,这类题材的作品也就自然成为各个制作方和网络播出平台的宠儿。

而对于《余罪》的下线,视频播出平台爱奇艺先前回复网易娱乐:“由于将对内容进行修改调整,爱奇艺网络剧《余罪》现暂时下线,后续上线时间另行通知。感谢广大网友用户对这部剧的支持和关注。”

与此同时,高质量的作品,即网友口中的良心剧,又能吸引来大批平台付费用户。越是有用户愿意为内容埋单,这个市场就越能挣脱商业的捆绑,也就能越良心。这是一个良性循环,从这个层面来说,网络剧会成为未来整个影视剧行业的发展趋势,优质网络内容反输电视台会愈加普遍,网剧和电视剧的差距也会逐步缩短。

10月17日下午,爱奇艺CEO龚宇也用玩笑话回应了《余罪》下架一事,“余罪这小子不像个正经警察,所以先让他休假了,等他什么时候像个样子,再让他出来。”

不过,正所谓树大招风,《余罪》们的被禁,一定程度上正是与它们所引发的热议有关。不火不禁,越火越禁,似乎已经成了一个颇具讽刺性的事实。

而此前,网剧《心理罪》制片人曾证实,该剧被要求下线重剪,修改意见主要包括“警察不能骂脏话,审问的时候不能用暴力”“连环杀手是精神病人有歧视精神病人的嫌疑”等等。

罪字辈下架整改,究竟是哪些元素触碰了红线

由此可窥见,对于犯罪悬疑类网剧,红线似乎埋得更多更浅,“展示凶案过程”、“破坏警察形象”等都可能招致下架。但网剧的口子今年再度被“收紧”,也并非偶然。

今年年初《太子妃升职记》《心理罪》《盗墓笔记》《暗黑者1》《灵魂摆渡2》等六大网剧被广电总局下令整改;正值热播期间,市场关注度自然不在话下,广电对网剧的首次大举动措施令网友纷纷吐槽:广电的剪刀手终于伸到了网络平台,大家且看且珍惜。

早在2月27日的全国电视剧行业年会上,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司长罗建辉就表示,将进一步强化网剧管理:“加强网剧全流程管理,加强对视频审查员的培训,提高审看人员水平,严肃确认网站主管人员责任;加强对优秀网络剧的引导;加强对重大项目的了解,提前介入;及时发现‘苗头’不对的剧,不要等成片了再下架;线上线下标准统一,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

其实不难发现,今年广电总局对网剧市场的两次规范均集中在犯罪题材剧目上,作为社会主价值观传播的主要阵地,罪案类题材影片要有一定的尺度把握也实属正常,作为广大粉丝的一员我对于整改后的网剧也十分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内容被规范掉了呢,难道这些就是广电总局不能触碰的敏感线?

一句“线上线下标准统一,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估计让不少网络自制剧公司负责人多了不少不眠夜。

分析不同类型题材网剧在被广电总局要求下架整改后删减的内容可以看出,网剧在触碰到封建迷信、血腥暴力、有伤风化、美化犯罪、国家人员形象塑造不符合正面要求、意识存在不良倾向等元素均可能是广电总局不可触碰的影视红线。

罗建辉曾在报告中形容网剧“少年初长成”,并明确指出存在着的一些问题,包括:制作粗糙,精品较少,跟风严重,部分题材把关能力明显不足,刑侦、灵异、暴力题材把关尤其不足,造成恶劣影响;故意打擦边球现象严重,有意冲击底线。网剧的低俗化倾向突出,较多剧都存在创作者主观意识媚俗。他表示,总局将“认真下大力气”进一步对网剧进行管理。

由此我们大胆推测,《余罪》的此次下线整改是否是在以下几方面触碰到了广电那条敏感的神经:

据悉,和普通剧不同,目前中国的网络剧无需广电总局播前审查,而是由网站自行把关,根据联合规章《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广电总局2012年7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管理的通知》以及2014年1月《关于进一步完善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管理的补充通知》等规定,播出前的审核权下放给播出机构“自审自播”。也就是在“谁办网谁负责”的原则下,哪儿播哪儿审,先审后播。比起电视剧实行“专审”制,一部剧在播出之前要经历四重审查来说,的确是宽松不少。

1、余罪入警动机不纯,不符合广电要求的正面积极的人民警察形象

网剧审查标准低、尺度大,也曾引起传统渠道业内人士的不满,《芈月传》导演郑晓龙就曾呼吁“网剧、电视剧应审查一致”。

2、羊城特训选拔中作为警校学生涉嫌违法犯罪等不正当行为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正是因为网剧由网站“自审自查”的方式,某种程度上纵容了有些打擦边球的作品的诞生,如个别罪案剧在场景的血腥程度上确实引起了观众不适。

3、张一山叫床戏份等情节涉嫌尺度过大,低俗情节有伤风化

尊重相应法律政策不打擦边球 想法做好故事

4、血腥暴力画面较多

此次下架风波,对近期即将上线的涉案类题材剧集,无疑敲响了一记警钟。10月13日上线的《法医秦明》和10月24日一起上线的网剧《如果蜗牛有爱情》和《美人为馅》,几乎全是罪案类题材。这波刚上线不久的犯罪悬疑剧未来命运会怎样,仍待观察。

最后真正会被删减的内容我们无法一一猜测,但可能的倾向以及存在的原因倒还是有迹可循的。

《法医秦明》中有不少展示尸体的镜头。

警察形象成为最大隐患?

而因为先前大火的《余罪》们,一大波犯罪悬疑类网剧也正在制作路上,怎么拍才真实、好看又不踩雷?

年初被下架的五百执导的《心理罪》,讲述了犯罪心理学天才方木,与刑警队长邰伟联手,破获一起离奇校园连环杀人案的故事。

随着2014年来,网剧产量骤增,政策风险随之带来更大的经济风险,网剧制作公司自觉能力也逐步提高,加之主管部门对网站自查标准的提高、审查程序的规范以及明显的政策导向,也不乏像《他来了,请闭眼》这类犯罪悬疑剧已经可以在电视和网络同时播出。

剧中的刑警队长邰伟,是一个颓废失意、不修边幅的沧桑感大叔。据数据显示,此次《心理罪》的删减片段,一大半都是涉及邰伟警察形象的片段,而这些片段更多都是为了让邰伟这个形象更加丰满与灵动。

在相关网剧制作人员看来,“创作者不能只为了点击率,也要兼顾艺术与观众,才能真正促使这类题材健康发展。”

由此,我们不由联想到国庆热片《湄公河行动》中彭于晏饰演的方新武。一改主旋律片中警察笔挺干练的高大上形象,方新武头绑花头巾、胡子拉碴,一身落拓不羁之气。刚出场时,方新武对犯人的逼供相当非常手段。最终面对逼死前女友的匪徒,痛苦挣扎中,他还是果断开枪毙命。

爱奇艺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现在所做的自制剧都很关注尺度。在创作层面更多是在题材上有所创新,不太追求大尺度,已经提早地注意审查的问题了——我们的制片人会有第一轮审查,专门编审部门再进行第二轮审查之后才会上线。”

实际上,近年来涉案电影渐多,并且都有所突破。《烈日灼心》中的邓超饰演的辛小丰,兼有协警和犯人双重身份,敏感而孤独。《白日焰火》中廖凡饰演的警察张自力,更是落拓到了邋遢的地步,而在追凶时,深陷对死者旧恋人的难言迷恋中,却亲手将她送入狱中。

而《灭罪师》导演杨苗则更为具体地讲述了自己如何扫雷:将故事背景设计在韩国;中国警察办案都是有条有理不去触碰法律的红线;只强化犯罪过程,而不去美化犯罪动机;不以血腥暴力的场面为噱头吸引观众。

这些涉案电影,塑造出一个个不一样的警察形象,越来越复杂丰满。警察由无坚不摧的神,重新变成了复杂难言的人。

尽管如此,《灭罪师》还是被下架了,但杨苗认为《灭罪师》并不在领导口中“打擦边球”的网剧之列。杨苗所理解的犯罪悬疑剧“是通过智力较量,和观众一起烧脑”,并不是做擦边球的效果。“那些以打擦边球为主的网剧并不在我的审美范畴里。”

但是目前,在涉案网剧方面,警察形象依然是一个不好碰触的雷区。

杨苗觉得网剧最好的地方在于给电视剧的创作者们提供了类型的切入口。“电视剧创作也可以和网剧一样百花齐放。”而对于面临监管的情形,网剧、电视剧、电影,甚至是出版界、节目界,生存现状是共通的,如何制作一部不会下架的网剧是一个伪问题。

伸手网剧市场早有征兆,广电总局几番大动作誓当网管

“其实监管一直都存在,从来也没松过。”
杨苗认为,对于创作者来说,不必追着政策拍戏,还是要遵循自己的内心,把创作的中心转移到“如何做一个好看的故事”这个层面上来。“只要是一个好故事,什么题材都可以。”

网络市场近几年异军突起,一向作为影视界的法外之地的网剧尺度远远大于电影电视剧。目前,网络剧的内容审查实行的是自审制,即自审自播,先审后播,不审不播,比起电视剧实行专审制,一部剧在播出之前要经历四重审查来说,的确是宽松不少。但网剧监管制度的收紧步伐也丝毫没有放慢。

杨苗直言,不必想办法去应对政策,还是想办法怎么做好东西。“真正好的东西,即使遭遇下架删改,最终还是可以跟观众见面。《灭罪师》的修改和调整,不影响我想在《灭罪师》里表达的态度和思考。如果你看到最后,你就会知道,《灭罪师》是一个温暖的向上的故事,只不过我放入一个悬疑推理的壳。但最终我想表达,还是要相信世间的真善美,生活还是充满希望的发生着。”

2012年7月,广电总局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管理的通知》,规定网络视听节目由播出机构自审自播,并报当地省广电局备案。

2014年1月,《关于进一步完善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管理的补充通知》发布,规定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播出后,群众举报或新闻出版广电行政部门发现节目内容不符合国家有关规定的,要立即下线。

2014年3月,广电总局发布通知,强化网剧审查规范,违规者五年不得从业。2014年12月,广电总局局长在第二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表示,线上线下要统一标准。

2016年2月,在全国电视剧行业年会上,广电总局再次强调线上线下标准统一,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

为此,一些制作公司已作好了充分准备,比如腾讯视频制作的《暗黑者》即通过公安部直属的金盾影视取得了涉案剧的拍摄许可证。结果,还是难逃被下架的命运。那这拍摄许可证究竟有何作用?依据什么来进行发放呢?我们目前自然不得而知。

相比于电视剧产业已经用二三十年的时间形成了成熟的产业链,网络剧产业的发展还只是初级,比如就广告收入一项来说,网剧的广告费用和传统电视剧根本不在一个量级。在审查制度上的优势渐趋微弱之后,网络剧的黄金时代是否还能持续,的确要打上一个问号。

网剧监管力度趋严,涉案网剧何去何从?

年初召开的全国电视剧行业大会上,罗建辉司长指出:加强网剧全流程管理,加强对视频审查员的培训,提高审看人员水平;及时发现苗头不对的剧,不要等成片了再下架;线上线下标准统一,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

此外罗建辉也表示,部分网站对题材的把关能力明显不足,刑侦、灵异、暴力题材把关尤其欠缺,造成恶劣影响。

对于涉案剧来说,刑侦、暴力元素几乎是最大的看点,广电新规无疑带来当头一棒。删减版的《心理罪》重新上线后,广大网友并不买账,甚至有网友称:删的都是拍的好的部分。

监管骤然收紧,网剧领域再也不是可以肆意试水的游离地带,涉案网剧该何去何从?每经影视记者致电,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常务秘书长周结,对方表示无法回答相关问题。此外,每经影视记者也咨询了骨朵传媒内容总监邓颖,对方也表示暂时不便发声。

这些也许都在表明,网剧市场似乎到了一个风口。既要符合严格的监管标准,又要在艺术上有所突破,满足口味挑剔的观众,这无疑对制作方提出了更为严苛的要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