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传复星国际加入竞相投标,王效兰或出售大批量股份_资源信息_服装工业网

图片 1

2018年,全球奢侈时尚零售行业优胜劣汰,大洗牌仍在继续。

图片 2

有业界人士表示,以Lanvin目前的财务状况,外部注资和出售资产的确是迫在眉睫

据美国女装日报最新消息,业绩深陷泥潭的法国奢侈品牌Lanvin正在与多位投资者洽谈出售大部分股份事宜,交易或将在短时间内完成,否则Lanvin将面临流动性危机。

2017财年 Lanvin 的销售额已跌破 1
亿欧元,有分析指大股东王效兰似乎除了放手已别无选择

作者 | 周惠宁

截至目前,Lanvin发言人拒绝对该消息作出回应,Mayhoola集团发言人则暂未回复。

作者| 周惠宁 编辑 | 陈舒

2018年,全球奢侈时尚零售行业优胜劣汰,大洗牌仍在继续。

流动性危机指的是流动性的枯竭,具体可以表现为资产价格下降到其内在价值之下,或者金融机构外部融资条件恶化、参与者数量的下降以及金融资产交易发生困难等等。

自创意总监Alber Elbaz 离职后,奢侈品牌 Lanvin
持续走下坡路,现在,或将沦落到易主的地步。

据美国女装日报最新消息,业绩深陷泥潭的法国奢侈品牌 Lanvin
正在与多位投资者洽谈出售大部分股份事宜,交易或将在短时间内完成,否则
Lanvin 将面临流动性危机。

据业内匿名人士透露,目前Lanvin最有可能的潜在买家是卡塔尔王妃控股的Mayhoola投资集团,该集团旗下还拥有Valentino、Balmain两大奢侈品牌。

据外媒 Fashionnetwork
援引消息人士透露,中国复星国际将与旗下拥有Valentino和 Balmain
等奢侈品牌的卡塔尔王妃控股的 Mayhoola 投资集团竞购
Lanvin。跟昨日宣布拿下瑞士奢侈品牌 Bally
的如意控股一样,复星国际一直在积极布局奢侈时尚市场。

截至目前,Lanvin
发言人拒绝对该消息作出回应,Mayhoola集团发言人则暂未回复。

近年来,Mayhoola集团曾与Lanvin大股东王效兰进行过多轮接洽,但迟迟未能达成交易。2016年,Mayhoola集团曾对Lanvin提出5亿欧元的收购价,但王效兰对该报价并不满意。

早前有分析指出,如果在今年3月份前仍无新的资金注入,Lanvin
将面临资金流动性危机。而内部消息人士透露,自 Alber Elbaz
离职后不久,即2015年,这一消息便开始在业界流传。

流动性危机指的是流动性的枯竭,具体可以表现为资产价格下降到其内在价值之下,或者金融机构外部融资条件恶化、参与者数量的下降以及金融资产交易发生困难等等。

另有消息来源称,Lanvin或将被公开拍卖,目前已有多个潜在买家提出报价。不过,原本计划出手的开云集团却已因令品牌复苏所需的代价太高而决定退出,Michael
Kors集团也对品牌持续低迷的业绩失去了耐心与兴趣。

不过,据消息人士分析,目前 Lanvin 最有可能的潜在买家是卡塔尔王妃控股的
Mayhoola 投资集团。近年来,Mayhoola 集团曾与 Lanvin
大股东王效兰进行过多轮接洽,但迟迟未能达成交易。2016年,Mayhoola
集团曾对 Lanvin 提出 5 亿欧元的收购价,但王效兰对该报价并不满意。

据业内匿名人士透露,目前 Lanvin 最有可能的潜在买家是卡塔尔王妃控股的
Mayhoola 投资集团,该集团旗下还拥有 Valentino、Balmain 两大奢侈品牌。

对于品牌寻求出售的传闻,Lanvin曾谴责这种猜测对公司及员工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并强调,虽然公司正处于艰难时期,但并没有负债,而且一直以来也按时支付给员工和供应商相应的费用。

截至目前,Lanvin、Mayhoola集团以及复星国际均未对该消息作出回应。

近年来,Mayhoola 集团曾与 Lanvin
大股东王效兰进行过多轮接洽,但迟迟未能达成交易。2016年,Mayhoola
集团曾对 Lanvin 提出 5 亿欧元的收购价,但王效兰对该报价并不满意。

不过,Lanvin的审计师去年底已向巴黎商业法庭递交盈利预警,表示品牌正在努力防止销售额进一步下滑。该消息人士预计Lanvin
2017年销售额跌幅将由去年的23%扩大至30%,亏损将扩大至2700万欧元。

Lanvin 创立于 1889 年,是目前除爱马仕和
Chanel外,所剩无几的至今仍保持独立的法国奢侈品牌之一,由于其在奢侈行业中颇为良好的声望,近年来并不乏买家,但持有品牌
75% 股份的王效兰却迟迟不愿放手。

另有消息来源称,Lanvin
或将被公开拍卖,目前已有多个潜在买家提出报价。不过,原本计划出手的开云集团却已因令品牌复苏所需的代价太高而决定退出,Michael
Kors 集团也对品牌持续低迷的业绩失去了耐心与兴趣。

而据公开数据显示,Lanvin销售额在2012年达到峰值2.35亿欧元之后,遂开始走下坡路。2015年的销售额为2亿欧元,与2014年2.5亿欧元的销售额相比跌幅超过20%,2016年全年销售额进一步大跌23%至1.62亿欧元,录得超过10年来的首次亏损,净亏损达1830万欧元。

图为 Lanvin 大股东王效兰与复兴 Lanvin 的创意总监 Alber
Elbaz,现在已分道扬镳

对于品牌寻求出售的传闻,Lanvin
曾谴责这种猜测对公司及员工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并强调,虽然公司正处于艰难时期,但并没有负债,而且一直以来也按时支付给员工和供应商相应的费用。

早前另有知情人士称,Lanvin的女装系列订单量正以双位数暴跌,包括Saks Fifth
Avenue在内的百货甚至放弃了该品牌。

去年底,曾有业内人士透露开云集团和 LVMH 集团在 Lanvin
的竞价会上表露过收购意愿,但因令品牌复苏所需的代价太高而决定退出,Michael
Kors 集团也对品牌持续低迷的业绩失去了耐心与兴趣。

图为 Lanvin 主要控股人王效兰

显然,Lanvin的危机已经迫在眉睫。

据公开数据显示,Lanvin 销售额在 2012 年达到峰值后便开始走下坡路,于 2016
年进一步大跌 23% 至 1.62 亿欧元,并录得超过 10 年来的首次亏损,净亏损达
1830 万欧元。有消息人士透露,Lanvin 2017年销售额跌幅达 40.1%至 9700
万欧元,累计亏损达 2700 万欧元。

不过,Lanvin的审计师去年底已向巴黎商业法庭递交盈利预警,表示品牌正在努力防止销售额进一步下滑。该消息人士预计
Lanvin 2017年销售额跌幅将由去年的23%扩大至30%,亏损将扩大至2700万欧元。

尽管Lanvin主要控股人王效兰一直不愿放手,并一度发布声明宣布会向Lanvin注入新的资金,帮助Lanvin度过难关,但据内部消息人士透露,该笔资金并未到账,原计划于去年底举行的股东大会也被迫取消。

如今,Lanvin 已经到了最危险的阶段。

而据公开数据显示,Lanvin 销售额在 2012 年达到峰值 2.35
亿欧元之后,遂开始走下坡路。2015 年的销售额为 2 亿欧元,与 2014 年 2.5
亿欧元的销售额相比跌幅超过 20%,2016 年全年销售额进一步大跌 23% 至 1.62
亿欧元,录得超过 10 年来的首次亏损,净亏损达 1830 万欧元。

去年夏天,Lanvin创始人Jeanne
Lanvin的后裔将位于圣奥诺雷街的Lanvin男装旗舰店所在建筑以1.5亿至2亿欧元的价格出售给历峰集团,但是急于削减成本的Lanvin公司无法负担历峰的还盘,因此仍在与历峰集团进行谈判。历峰集团发言人证实集团的确在巴黎进行收购,但拒绝进一步的评论。Lanvin发言人则称,目前公司还没有做出任何决定。

去年夏天,Lanvin 创始人 Jeanne Lanvin 的后裔将位于圣奥诺雷街的 Lanvin
男装旗舰店所在建筑以 1.5 亿至 2
亿欧元的价格出售给历峰集团,目前仍在与历峰集团进行谈判。历峰集团发言人证实集团的确在巴黎进行收购,但拒绝进一步的评论。

早前另有知情人士称,Lanvin的女装系列订单量正以双位数暴跌,包括Saks Fifth
Avenue在内的百货甚至放弃了该品牌。

面对严峻的形势,拥有公司75%股份的王效兰一直在对Lanvin的高层架构进行调整。去年她找回2001年曾经在Lanvin短暂任职的Nikolas
Druz担任首席执行官,原首席执行官Michèle Huiban则与Simone
Mantura共同担任副首席执行官。

另有内部匿名人士称,在今年 2 月底到 3 月初前,Lanvin
需要支付员工与供应商的费用高达 1500
多万欧元。为节约成本,品牌决定取消原计划于2 月 28
日在巴黎举行的时装秀,改为作品展示,该消息已于本周获得巴黎时装协会的确认。

显然,Lanvin 的危机已经迫在眉睫。

据悉,新任首席执行官Nikolas
Druz上任后所带领的团队已制定出新的重组计划,包括削减开支和关闭业绩不佳门店等一系列举措。

图为 Lanvin 创始人 Jeanne Lanvin

尽管 Lanvin 主要控股人王效兰一直不愿放手,并一度发布声明宣布会向 Lanvin
注入新的资金,帮助 Lanvin
度过难关,但据内部消息人士透露,该笔资金并未到账,原计划于去年底举行的股东大会也被迫取消。

除此之外,王效兰还撤换了上任不到一年半的创意总监Bouchra
Jarrar,将品牌创意这件事交给她30多年的好友Olivier Lapidus掌舵。

与此同时,曾为 Lanvin 创造或多个经典系列的设计师 Alber Elbaz
于去年圣诞节前夕赢得了与 Lanvin 母公司 Jeanne Lanvin SA
之间的诉讼,根据法庭仲裁后的结果显示,Lanvin 需支付 Alber Elbaz 逾 1000
万欧元的赔偿款,这对资金紧缺的 Lanvin 而言无疑造成了更大的压力。

去年夏天,Lanvin 创始人 Jeanne Lanvin 的后裔将位于圣奥诺雷街的 Lanvin
男装旗舰店所在建筑以 1.5 亿至 2
亿欧元的价格出售给历峰集团,但是急于削减成本的 Lanvin
公司无法负担历峰的还盘,因此仍在与历峰集团进行谈判。历峰集团发言人证实集团的确在巴黎进行收购,但拒绝进一步的评论。Lanvin发言人则称,目前公司还没有做出任何决定。

不过Olivier
Lapidus匆忙准备的首秀并未给业界带来惊喜,在竞争激烈的去年9月巴黎时装周上,本应备受关注的设计师首秀却因简陋平庸的秀场和毫无特色的设计被埋没在一众品牌中,再一次令消费者和业界对Lanvin失去信心。2月28日,Lanvin将发布由Olivier
Lapidus设计的秋季成衣系列。

面对严峻的形势,除不断重组旗下资产外,王效兰同时也在对 Lanvin
的高层架构进行调整。去年她找回2001年曾经在 Lanvin 短暂任职的 Nikolas
Druz 担任首席执行官,原首席执行官 Michle Huiban 则与 Simone Mantura
共同担任副首席执行官。

图为Lanvin位于圣奥诺雷街的旗舰店

值得关注的是,在宣布完新创意总监任命后,Lanvin董事会成员Ralph
Bartel和Savigny Partners的投资银行家Pierre
Mallevays都提交了辞职信,不再与王效兰的决策有任何关联。此前Ralph
Bartel一直主张Lanvin引入新的大股东。

据悉,新任首席执行官 Nikolas Druz
上任后所带领的团队已制定出新的重组计划,包括削减开支和关闭业绩不佳门店等一系列举措。除此之外,王效兰还撤换了上任不到一年半的创意总监
Bouchra Jarrar ,将品牌创意这件事交给她30多年的好友Olivier Lapidus掌舵。

面对严峻的形势,拥有公司 75% 股份的王效兰一直在对 Lanvin
的高层架构进行调整。去年她找回2001年曾经在Lanvin短暂任职的 Nikolas Druz
担任首席执行官,原首席执行官 Michle Huiban 则与 Simone Mantura
共同担任副首席执行官。

早在Alber Elbaz 2015年离开Lanvin时,《纽约时报》的时尚评论家Vanessa
Friedman曾表示,Lanvin没有了Alber Elbaz,就变得跟普通品牌没什么区别。

然而,Olivier Lapidus
匆忙准备的首秀并未给业界带来惊喜,在竞争激烈的去年9月巴黎时装周上,本应备受关注的设计师首秀却因简陋平庸的秀场和毫无特色的设计被埋没在一众品牌中,再一次令消费者和业界对Lanvin失去信心。

据悉,新任首席执行官 Nikolas Druz
上任后所带领的团队已制定出新的重组计划,包括削减开支和关闭业绩不佳门店等一系列举措。

值得关注的是,在宣布完新创意总监任命后,Lanvin 董事会成员 Ralph Bartel
和 Savigny Partners 的投资银行家 Pierre Mallevays
都提交了辞职信,不再与王效兰的决策有任何关联。此前 Ralph Bartel 一直主张
Lanvin 引入新的大股东。

除此之外,王效兰还撤换了上任不到一年半的创意总监 Bouchra Jarrar
,将品牌创意这件事交给她30多年的好友Olivier Lapidus掌舵。

有分析指出,无论谁会成为 Lanvin
的新老板,都将面临着品牌重组所需的巨额费用,并对品牌高层管理人员与创意总监人选作出变动或调整。

不过 Olivier Lapidus
匆忙准备的首秀并未给业界带来惊喜,在竞争激烈的去年9月巴黎时装周上,本应备受关注的设计师首秀却因简陋平庸的秀场和毫无特色的设计被埋没在一众品牌中,再一次令消费者和业界对Lanvin失去信心。2月28日,Lanvin
将发布由 Olivier Lapidus 设计的秋季成衣系列。

近年来,为给 Lanvin
填补资金缺口,王效兰先后通过出售品牌业务来获取资金。其中包括 2002
年出售给日本伊藤忠商事株事会社的 Lanvin 日本授权经营业务,以及 2007
年被香水制造分销商 Interparfums
买下的香水业务。据业内人士预计,若新老板要回购上述业务,所需资金约为 1
亿欧元。

值得关注的是,在宣布完新创意总监任命后,Lanvin 董事会成员 Ralph Bartel
和 Savigny Partners 的投资银行家 Pierre Mallevays
都提交了辞职信,不再与王效兰的决策有任何关联。此前 Ralph Bartel 一直主张
Lanvin 引入新的大股东。

随着全球奢侈时尚行业逐渐复苏,嗅到商机的复星国际于去年开始加大对奢侈时尚领域的投入,先后增持旗下意大利品牌Caruso和德国服饰品牌Tom
Tailor的股份,并于去年6月以2.56亿英镑买下全球最大祖母绿矿商Gemfields。

早在Alber Elbaz 2015年离开Lanvin时,《纽约时报》的时尚评论家Vanessa
Friedman曾表示,Lanvin没有了Alber Elbaz,就变得跟普通品牌没什么区别。

据悉,复星国际此前还参与了瑞士奢侈品牌Bally的竞购,不过在第二阶段竞标时决定退出。另有消息人士向时尚商业快讯
透露,复星国际于去年底向意大利奢侈内衣品牌La
Perla提出了收购要约,并已对品牌母公司Pacific Global
Management展开了为期30天的尽职调查,但未透露具体交易金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